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網上學苑>推薦閱讀

跑贏起點的孩子,最終能抵達何處?

發布時間:2021-06-02     來源:新華網

放大

縮小

  在教培機構整治風暴下,被稱為“宇宙補習中心”的北京海淀黃莊一改昔日的熱鬧喧嘩,變得零落蕭條。

  曾經每層都充斥著各類教培機構的銀網中心大廈里,如今很多房間空無一人。很多門上掛著液壓剪鎖,貼著黃色或粉色的暫停線下培訓通知,僅有少數藝術類培訓機構仍在營業。大廈一層的咖啡廳內只有零星幾位客人,與此前家長排隊等位的情形大相徑庭。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6月1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表示,已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處以頂格罰款共計3650萬元。

  業內人士認為,對校外培訓機構嚴厲監管的背后,是整個社會對超前、過度教育的反思:跑贏起點的孩子,最終能抵達何處?

  堪比“軍備競賽”的“雞娃”教育

  最近,一位名校畢業家長錄制的短視頻在家長群熱傳。看《牛津閱讀樹》、聽邏輯講解、安排自主閱讀,連吃飯都要聽古詩……3歲小男孩的日程表被媽媽安排得滿滿當當。“我要今天不成魔,他明天就成不了活兒……”這位媽媽宣稱“絕不手軟”。評論區里,很多“雞娃”媽媽熱烈贊同。

  “時間太不夠用了。”北京三年級孩子家長悅然(化名)說。每天從放學到晚10點,孩子的時間表被密密麻麻的課外班、作業、練琴填滿了。

  2018年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2018)的測試結果顯示,我國四省市學生每周平均校內課堂學習時間為31.8小時;PISA2015數據顯示,我國四省市學生每周課外學習時長超過20小時。

  在課外培訓中,超長、超量、超前學司空見慣。

  北京媽媽小衛(化名)在孩子三年級時,突然發現自家孩子“太落后了”。幾乎全班同學都在“搶跑”:學奧數、學高年級課程、從小閱讀英文原版書。

  一些小學生的學習難度,令很多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家長也自嘆無能為力。

  廣州某小學五年級學生小雨從四年級開始上兩個奧數班,她說:“題目太難了,我爸爸是數學系畢業的,有的題目連他都解不出來。”

  很多家長把這種教育競爭比喻為“軍備競賽”。

  “有個段子說‘4歲孩子英語詞匯量1500,在美國夠,在海淀不夠’,本來我以為是夸張,可前一陣跟不少家長聊了聊,驚出一身冷汗,覺得確實如此。”北京海淀區家長顧女士有些慌。

  甚至逛街也可能帶來一波焦慮。“我親眼看到兩個幼兒園小朋友自如地全英語交流,家長也跟他們用英語聊,但可以肯定他們全家都是中國人。”顧女士說。焦慮之下,她立馬給孩子連報語、數、外三個課外班。

  捷徑還是彎路?

  越學越多、越學越早,這樣對孩子真的好嗎?在起點跑贏了的孩子最終能抵達哪里?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張羽利用9年的追蹤數據,研究小學一至六年級數學課外補習對升入初中后學業成績的影響。結果表明:參加補習能在短期內提高成績,但長期來說對學業發展有負面影響,“后勁不足”。

  張羽認為,一些過于拔高或應試的內容,不符合孩子的認知規律,也不利于孩子的思維培養。

  “比如‘雞兔同籠’問題。學校通常以嘗試法解決,這是小學生必須建立的研究、認識事物的路徑,比較符合年齡特征;但一些課外班從求異性思維入手,一下拔很高,中間的銜接弱了。”她說,一些高難度的奧數班,也多采用填鴨式教學方法,強調結果而不是過程思維。

  “就教育來說,想找捷徑往往是走彎路。”張羽說。

  一位長期關注“小升初”政策的業內人士說:“一些孩子因為小學拼奧數太狠,心理透支,產生了厭倦情緒,之后就不想學數學了。”

  多位中學教師觀察,長時間上輔導班的孩子往往“除了睡覺、作業,其他的事情不會干。不會做家務、找不到同學玩,什么事情都要家長安排、老師布置。”

  張羽發現,不少從優秀高中拔尖出來的學生,最終都選擇成為循規蹈矩、喜歡規避風險的“螺絲釘”。而當下世界變革不斷,不確定性急劇增加,當創新能力成為人才核心競爭力時,循規蹈矩的思維定式有可能成為劣勢。

  從整體來看,教育內卷加速也會帶來人力與社會資源的浪費。按照德國社會學家羅薩的“新異化”觀點,這種競爭邏輯和加速邏輯讓更多人覺得自己站在“滑坡”上,必須跑得盡可能快,才能留在原地。最終,這會形成一個封閉系統。加速機器不會創造更多價值,個人的夢想、目標和人生規劃,也必須用于喂養加速機器。

  北京家長付先生擔心,高壓環境會影響孩子的心理健康。“很多孩子的眼睛里沒有光。”

  長期關注海外教育的方也博士認為,“雞娃”模式下長大的孩子忙于各種訓練、競賽,無法獲得足夠的生活技能和成長空間,一些人會陷入焦慮甚至抑郁。

  一名“90后”女生說,初中以前,家長的“雞娃”教育效果比較顯著,但初中以后無論多努力,她再也做不了年級第一。“父母希望我考個好高中,我壓力很大。”

  心理咨詢師李松蔚曾在著名高校的心理咨詢中心為大學生提供心理咨詢。他注意到,在日常咨詢中,至少有80%的來訪者都是“被成功學或父母的壓力搞得很狼狽的人”。

  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數據顯示,我國17歲以下兒童青少年中,約3000萬人受到各種情緒障礙和行為問題困擾,必須采取綜合措施予以干預。

  “985廢物”“躺平族”,成為一些年輕人“自嘲”的集體表達。這些群體中不乏教育賽道的勝出者。在李松蔚看來,在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對單一價值觀的反抗,“他們不是真的要‘躺平’,而是表達一種姿態。家長也要更多關注孩子的聲音和權利。真正給孩子支持和空間時,他們反而會走得更快。”

  教育要更多“培養人”而非“篩選人”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特聘副研究員王捷說,校外培訓的產生與職業分層、文憑社會、選拔性考試、獎賞勤奮、文化傳統、囚徒困境有關,僅靠教育政策難以改變。

  張羽認為,教育焦慮背后,是家長對優質教育資源的渴求。政策關注點應聚焦如何加大投入,培育更多優質學校。在優質資源增加、分布均衡、教育提質的前提下,“就近入學”才會順利落地。

  同時,也要從教師數量和素質上著手,全面提高教師待遇,建設一支高水平、高素質的教師隊伍。

  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教育的目的是“培養人”而非“篩選人”。

  付先生在小區里組織了“light in the eyes(眼里的光)”的活動。從4月到10月,每天晚上他都會帶著一群孩子“瘋玩”,打籃球、踢足球、跳大繩、扔沙包、跳皮筋、蒙眼敲鑼,每周五還會組織“大型親子活動”。有些孩子玩得好,就停了課外班。也有孩子為了早點下來玩,會在學校先把作業做完,形成“良性循環”。

  北京家長馮女士的孩子躍躍在一土學校讀四年級,至今沒上過任何奧數、英文課外班,沒參加過杯賽或拿過什么獎項。“從標準化考試的維度看,他沒有特別的競爭優勢。”馮女士說,“但他就是我期待的樣子——樂觀、善良、真實、健康,喜歡用繪畫表達自己,善于與人交往、與自己和解。”躍躍會唱著歌完成作業,也會花一個多小時制作一本漫畫書。

  “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越來越多元的社會價值評價,用昨天的方法教今天的學生,其實是剝奪了他們的明天。”馮女士說。

  教育專家認為,人生好比馬拉松長跑,而非百米沖刺。家長不要被“輸在起跑線上”之類的說法誤導,不要總想讓孩子“搶跑”;要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注重培養孩子的獨立學習、生活能力,為孩子的人生“長跑”做好更充足的準備。

作者:舒靜、鄭天虹、蔣芳     責任編輯:張宏峰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mke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国产精品九九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