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史縱覽>會史鉤沉

民主黨派領導人參與制定國旗國歌往事

發布時間:2020-10-14     來源:團結報

放大

縮小

馬敘倫

1949年9月25日召開的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協商座談會記錄中的一頁

 

馬敘倫提議將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日定為國慶紀念日

  擬定國旗國歌國徽是新政協的一項重要任務,各民主黨派代表們積極建言獻策,經過集思廣益,最終確定五星紅旗為國旗,《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民主黨派領導人參與制定國旗國歌往事

  人民政協成立以來,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以高度的政治熱情和歷史使命感,圍繞國家工作重點和群眾普遍關注的熱點問題,提出了大量有針對性的提案,為鞏固人民民主政權,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新中國國旗國歌國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標志和象征,所以,擬定國旗國歌國徽是新政協的一項重要任務。在這項工作中,各民主黨派代表們參與其中,各抒己見,經過集思廣益,最終確定五星紅旗為國旗,《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民主黨派參與國旗國歌的征集

  1949年6月16日下午8時,周恩來主持了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常委會第一次會議,決定在籌備會常委會下設立六個小組,草擬國旗國歌國徽方案由第六小組負責。第六小組以民進負責人馬敘倫為組長,葉劍英為副組長。成員有張奚若、田漢、沈雁冰(后為副組長)、馬寅初、鄭振鐸、郭沫若、翦伯贊、錢三強、蔡暢、李立三、張瀾(劉王立明代)、陳嘉庚、歐陽予倩和廖承志等。

  7月4日下午三時,第六小組在中南海勤政殿舉行第一次會議,擬定了國旗、國徽、國歌方案的征求條例,并設立了以葉劍英為召集人的國旗、國徽圖案評選委員會和以郭沫若為召集人的國歌辭譜評選委員會。稍后,新政協籌備會發布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辭譜征集啟事。7月14日,新政協籌備會新聞處給各報社發了關于刊登《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辭譜啟事》的通知。通知說:“請在貴報,以最顯著地位,自即日起連續刊登五天,五天以后,每間日刊登一次,直刊至八月十五日為止。”征集啟事在《人民日報》《解放日報》《光明日報》等報紙刊登。內容主要包括:“一、國旗,應注意:(甲)中國特征(如地理、民族、歷史、文化等);(乙)政權特征(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丙)形式為長方形,長闊三與二之比,以莊嚴簡潔為主;(丁)色彩以紅為主,可用其他配色。二、國徽,應注意:(甲)中國特征;(乙)政權特征;(丙)形式須莊嚴富麗。三、國歌,(甲)歌詞應注意:(1)中國特征;(2)政權特征;(3)新民主主義;(4)新中國之遠景;(5)限用語體,不宜過長。(乙)歌譜于歌詞選定后再行征求,但應征國歌歌詞者亦可同時附以樂譜(須用五線譜)。四、應征國旗國徽圖案者須附詳細之文字說明。五、截止日期:八月二十日。六、收件地點:北平本會。”

  啟事在報紙上發表后,第六小組收到大量應征稿件。其中,國旗:1920件,圖案2992幅;國徽:112件,圖案900幅;國歌:632件,歌詞694首;意見書(不附圖案或詞譜者):24封。

  張治中力排眾議否決“復字第3號”圖案

  8月5日下午三時半,在北京飯店六樓大廳第六小組舉行第二次全體會議,決定聘請徐悲鴻、梁思成、艾青為國旗國徽圖案初選委員會專家顧問。經過三天的選稿,8月22日,第六小組國旗國徽初選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翦伯贊、鄭振鐸、馬敘倫、沈雁冰、徐悲鴻、羅叔章(代蔡暢)、梁思成、張奚若、艾青出席會議,吳作人列席。會議決議初步選定了16幅國旗圖案。

  8月24日上午十點,第六小組第三次全體會議對初步選定的國旗圖案進一步進行了討論審議,張奚若等16人出席。馬敘倫說,今天要把國旗符合標準的拿來挑選一下。大家把國旗圖案擺出來,對國旗顏色和圖案進行熱烈討論。決議認為:國旗圖案中與美國及國民黨之國旗相似的不擬采用;為避免與蘇聯相同,擬不采取斧頭鐮刀形式;一致意見以為“初選第11號”較好,紅白二色分配適當,制作容易。白色象征光明,紅色象征革命政權,紅星代表共產黨的領導;將進入復選的17幅進行編號,提請常委會審核。

  毛澤東與中共中央領導人看后,開始覺得“初選第11號”圖案好,后覺得“初選第17號”圖案好,但發現一條黃線把革命階段分截開了,遂將圖案之黃線修改了一下。9月2日,陳嘉庚對馬敘倫表示,第六小組決定采用的“初選第11號”圖案有三個缺點,一是和印尼國旗相似,二是圖案上頭白色在太陽底下看不見,三是沒有表示工農聯盟之義。

  9月14日上午九時,第六小組第四次全體會議在北京飯店東餐廳召開,14名代表出席,馬寅初主持會議。李立三發言說,贊成第17號圖案。馬寅初也說,我們小組決定采取圖案第17號修改案。鄭振鐸建議把圖案第11號列為第二選。馬寅初當場請大家表決哪個第一,哪個第二。表決結果為,圖案第11號4票,圖案第17號7票。決議把選出的國旗圖案第17號和第11號修改圖提供常委會參考。會議還決定,把來稿中較好的國旗圖案印成小冊子,由第六小組組員召集全體代表,分組商討。

  9月17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通過決議,將國旗等制定工作移交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并由第六小組向全會主席團提出報告。第六小組從國旗應征稿件中選出共38幅編印成《國旗圖案參考資料》,以“復字第1號”至“復字第38號”順序編號后,提交全體會議代表審閱。其中,將由曾聯松設計的“復字第32號”大五星圖案中的鐮刀錘子圖案去掉。第六小組在9月21日給主席團的報告中對38幅設計稿進行了分類評價。

  22日,第六小組第五次全體會議召開,馬敘倫為召集人。關于國旗問題,決議采用“復字第3號”(即“初選第17號”修正圖)或者“復字第4號”(即“初選第11號”修正圖),以其構圖莊嚴,簡潔美觀,并決定23日邀請全體代表討論國旗問題。

  9月23日,政協會議代表分成11個小組對國旗圖案進行了熱烈的討論,第六小組人員分別擔任了11個政協代表小組的召集人。第二組在勤政殿第二會議室召開,胡厥文、李燭塵認為“復字第32號”(即后來的五星紅旗圖案草稿)較好,理由為圖案簡明而意義深長。

  當晚7點,第六小組第六次全體會議又對政協代表討論的結果進行了總結。各分組征求意見的結果統計顯示,出席人數共519人,填表人數共496人,贊同“復字第3號”者最多,有185人。其次為“復字第4號”,有129人贊同。而主張采用“復字第32號”的僅有胡厥文、李燭塵、雷榮珂等15人。總之,大多數代表都同意紅旗角上有一星及一黃條的類型。唯對于星的顏色,黃條的粗細、位置、長短等細節略有不同意見。毛澤東也屬意此旗。但有的代表堅決反對,其中張治中的意見最具代表性,他認為黃條置于紅旗中間,有把國家分裂之意,堅請另作考慮,并得到許多代表贊同。張治中的意見不同于大多數代表,也與毛澤東的意見不同,表現了很大的勇氣。

  小組討論結束后,9月24日,第六小組組長馬敘倫、副組長沈雁冰致政協大會主席團關于討論國旗等事項報告。報告提到“艾青、徐悲鴻、梁思成等顧問認為‘復字第3號’不是很美觀。”還提到“大多數代表贊成第1、2、3以及36、37、38號圖案,但反對這種形式者不少,他們覺得國旗中這一黃條有些小氣,且像一個棒子,而且這些人都是對美術較有研究的。這種情況希望組織考慮。”報告最后建議,“今天我們與艾青同志商量,覺得還是‘復字第4號’為好,或一面紅旗左角上加一五角星。”

  9月25日,吳藻溪也就國旗樣式給周恩來寫信,認為從光學上紅黃兩色在日光和照相中很難鮮明表現出來。大家都覺得在一整體上畫一條直線,不免引起一種分裂的直覺。

  就在代表們發表不同意見之時,9月25日晚8時,毛澤東、周恩來在中南海豐澤園主持國旗等事項協商會座談會,邀請郭沫若、沈雁冰、黃炎培、陳嘉庚、張奚若、馬敘倫、田漢、徐悲鴻、李立三、洪深、艾青、馬寅初、梁思成、馬思聰、呂驥、賀綠汀等參加。

  會上,毛澤東指出:“過去我們腦子老想在國旗上劃上中國特色,因此劃上一條,以代表黃河,其實許多國家國旗也不一定有什么該國家特點。”毛澤東接著說:“因此,我們這個圖案(毛澤東拿著五星紅旗指著說)表現我們革命人民大團結。現在要大團結,將來也要大團結。因此,現在也好,將來也好,又是團結又是革命。”毛澤東講完后,大家鼓掌表示完全贊同。陳嘉庚說:“我完全贊同毛主席所講的第32圖案。”梁思成也說:“我覺得第32圖很好,而且與軍旗也不相差很大。多星代表人民大團結,紅代表革命,表示革命人民大團結。”其他人也陸續發言,一致贊同第32圖為國旗圖樣。

  9月26日,國旗國徽國歌國都紀年審查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絕大多數代表都同意以曾聯松設計的“復字第32號”圖案為國旗,并對說明進行了修改,指出“紅色象征革命,星象征中國革命人民大團結。”

  9月27日,在周恩來主持下,政協第一屆全體大會討論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等議案,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為五星紅旗,象征中國革命人民大團結。”至此,莊嚴、美觀、簡潔的國旗誕生了。

  馬敘倫提議《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代國歌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于1949年9月21日開幕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即將誕生,而國歌尚未定下來,引起與會各民主黨派代表的關注。

  在9月25日召開的座談會上,馬敘倫提議用《義勇軍進行曲》暫代國歌。馬敘倫第一個發言,他說:“我們政府就要成立,而國歌根據目前情況一下子是制做不出來的,是否我們可暫時用義勇軍進行曲暫代國歌。”

  《義勇軍進行曲》是1935年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為電影《風云兒女》的主題歌。在抗日戰爭年代,這首戰歌鼓舞了億萬中華兒女用自己的血肉,筑成了萬眾一心、團結御侮的新的長城。

  關于國歌爭論比較多,主要是歌詞方面。對于馬敘倫的提議,有的代表表示贊成,一部分代表提出需要修改歌詞。

  馬敘倫發言后,有人說:“歌曲子是很好,但詞中有‘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不妥。最好把詞修改一下。”

  張奚若和梁思成說:“我覺得該曲是歷史性的產物,要保持她的完整性,我主張曲詞都不修改。”

  徐悲鴻發言說:“該進行曲只能暫代國歌。”

  郭沫若表示:“我贊成暫用她當國歌,因為她不但中國人民會唱,而且外國人民也會唱,但歌詞修改一下好些。”

  黃炎培說:“我覺得詞不改好些。”據黃炎培回憶,“雖原詞為抗日而作,安不忘危,張奚若與我皆堅決主張通過。”

  有的委員說:“歌詞在過去有歷史意義,但現在應讓位給新的歌詞。”

  周恩來表示就用原來的歌詞好,他解釋說:“要么就用舊的歌詞,這樣才能鼓動情感。修改后,唱起來就不會有那種情感。”周恩來對田漢說:“田漢同志,我們面前還有帝國主義反動派,我們的建設愈進展,敵人愈嫉恨我們,想法破壞我們。你能說就不危險了嗎?倒不如留下這句詞,使我們耳邊警鐘長鳴的好!”

  周恩來的一番話,使田漢和其他與會者豁然開朗。最后,毛澤東表態:“大家都認為以《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最好,意見比較一致,我看就這樣定下來吧。”他轉而嚴肅地說:“同志們,我國人民經過艱苦斗爭雖然取得了解放戰爭的勝利,但還是受著帝國主義的包圍,不能忘記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壓迫。我們要爭取中國完全獨立解放,還須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所以,田漢同志,我得跟你打個招呼,還是保持原有的歌詞好。”話音剛落,在場的代表立刻熱烈鼓掌。與會者一致贊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代國歌。

  9月27日下午3時,在懷仁堂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會上有25人發言直到下午6時。會議通過決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從此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關于國旗國歌的座談會,反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和民主黨派領導人以及政協各界民主人士共商國是共籌大計的真實場景,體現了民主黨派人士精誠建言的愛國之心和擔當精神,也體現了毛澤東、周恩來等人采眾議、納嘉言的民主作風和寬廣胸懷。

  10月1日下午,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開國大典。近3時,在《東方紅》的莊嚴樂曲中,毛澤東和周恩來、朱德等新中國的領導人登上了天安門城樓。城上城下歡聲雷動。3時整,《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響起。在《義勇軍進行曲》和28響禮炮轟鳴聲中,由毛澤東按動電鈕,新中國的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新中國正式成立了。

  

作者:張新民     責任編輯:劉曉斯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mke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国产精品九九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