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刊擷英>精品文章

伏櫪亦強 生生不息

——讀《強亦忠科普文選》有感

發布時間:2021-06-01     來源:《江蘇民進》2020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3月1日,強亦忠教授從微信上發來他的電子書稿,2020年1月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強亦忠科普文選》,說讓我看后寫個書評。

  《強亦忠科普文選》收錄了強教授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到本世紀中期的92篇文章和詩歌,按文體類別進行歸納,分成科普文章、科學小品、科學時評、科學隨筆、科學詩歌、科學游記、科學小說、科技建議和科普論文等9輯。

  在新冠肺炎肆虐武漢,席卷全球的當下,讀該書第三輯的《重憶SARS 災疫之痛》,會有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兩次的錐心之痛。這篇寫于2005年的科學時評,只要將SARA置換成CORONAVIRUS,幾乎就可當作2020年的時評了。許多年過去了,許多看得到的日新月異,許多看不到的往復不變!相信閱讀強教授這本科普文選,讀者汲取的不光是科學知識,還會引發對人類生存和社會問題的諸多思考。這是該書不同于一般科普讀物的獨到之處。

  強教授寫科普,始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那是一個“科學的春天”,整個社會從漫長的文化冬眠中蘇醒,國門洞然打開,新科技新產品如春花斗艷,令人眼花繚亂,人們對掌握科技新知充滿渴望。各地的日報、晚報等主流媒體競相開辦科普專欄、科普征文,強教授的第一批科普文章就發表在1980年代初《蘇州日報》專欄上。

  1963年代清華大學畢業后,強教授遠赴酒泉原子能基地,從事核燃料的生產與科研。改革開放后,他回到故鄉,進入蘇州醫學院。清華園“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精神的陶染,從事教學科研的長期沉淀,嚴謹的科學態度與強烈社會責任感熔鑄一身,他步出學院的拘囿,熱切關注社會現實,大膽發聲,建言獻策。在尊重知識分子,廣開言路,不拘一格啟用人才的1980年代,有專業知識,有參與熱情與表達能力的學者,往往能獲得擢拔的機會,邁步走進新的時代征程。

  1990年代,核工業部推薦他為全國政協委員。有的人把當選全國政協委員當成榮譽與待遇,有的人甚至把參加兩會當成結交權貴的機會,強教授只是將之當成一個更高更廣建言發聲的平臺。他將做科研的方法,用來做社會民生的調研。這位普通的高校教師,默默無聞的科技界委員,其高質量的建言被遴選為全國政協優秀提案。

  當選政協委員后,強教授從一個專家學者步入了更廣闊的社會領域,這也在該書中有所體現,尤其是在第八輯科技建議。“科技建議”頗有強氏文本的獨創性。強教授認為,科技建議綜合運用科學知識、科學方法、科學思想和科學精神“四科”,為上級部門科學決策提供參考意見,是科普工作者的“參政議政”。在這一輯里,可以看到他從本專業的核醫學,逐漸向社會生態環境、蘇州河水凈化、江南水鄉建設、城市菜籃子工程等公共領域拓展。不囿類別,關注社會生活中的科技新動態,緊貼民生問題提出相關的科學思考和解決路徑,是《強亦忠科普文選》凸顯的另一特點。

  一晃十九年過去了,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強教授的場景。春寒回潮的三月,強委員自京返蘇,在一個小會議室傳達兩會精神。他說不用大會通稿,那個大家可以通過媒體了解,他只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用現在的流行語,我被他現場圈粉,當晚寫了一篇文章,第二天一早上班途中就將稿子投入郵筒。

  強教授在報紙上讀到文章后,我們有了來往,從此,在蘇州我多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師長。隨著接觸的增多,強教授儒雅謙和儀態下骨鯁不阿的內核漸漸展露。記得有一年蘇州政協全會上,主席對委員們參政議政提出“理直氣和”說,強教授發聲并公開撰文對此提出異議:有人講參政議政要“理直氣和”,這沒有錯,俗話說:“有理不在聲高”嘛。但也不能一概而論,更不能與“理直氣壯”對立起來。“理直氣和”強調的是言說的態度,“理直氣壯”講的是“理直”與“氣壯”的辯證關系。“直”是指正確,理直就是有道理,氣壯就是有底氣……有的問題不妨尖銳一點、嚴厲一點,一味客客氣氣、輕描淡寫,就會缺乏力度、高度和深度,根本解決不了問題,也就難逃“說了也白說”的命運。

  摳字摳句地與領導辨析,這被一些聰明人稱之為“書生氣”。其實,強教授并不缺乏對現狀的洞見,他多次對我說,我們很多時候說了也白說,但白說也要說,不說白不說。這種執拗,源自骨子里迸發出的科學精神,源自自強不息的生命自覺,而這些也正構成他“科普作品的深厚思想底蘊”。

  狄德羅說“深刻的思想就像鐵釘,一旦被釘在腦子里,什么東西也沒法把它拔出來”。科學精神就是強教授腦子里一枚求真務實的釘子,給予他批評的智慧和勇氣。當合并熱潮席卷全國高校,蘇州醫學院啟動并入蘇州大學的時候,他成為反對合并的民選發言人;當教育部的評估組競相奔走于校園樂此不疲的時候,他在《人民政協報》發表了《教學評估 高校不堪承受之重》。

  甫一退休,他旋即投入蘇州科技史浩大的編寫工程。上百萬字的打印稿出來后,強教授請我做一遍文字校對。半尺厚的一摞,很少很少的勘誤,一頁一頁檢索耙梳得言之有序絲毫不茍的篇目里,跳躍著一個充盈的靈魂余熱輝散的生命之光。

  在寫這篇文章的周末,正好看到“理想國”公號推出許知遠赴匹茲堡,采訪許倬云教授的長視頻。

  小許問:“一個人力量單薄,要如何對付這個時代?”

  老許說:“人要找歸宿,找理想境界……不去爭,不去搶,往里走,安頓自己”。

  這正好說出了我讀完《強亦忠科普文選》想評價作者的話:自有境界,術業專精,不爭不搶,守著學者的本分。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強教授的學生崔風梅教授,帶領自己的學生,費時一年,搜索老師散逸的文稿,將涉世之初朗朗稚嫩的詩章,到伏櫪亦強,筆耕不輟的煮字立言,應收盡收,在老師八十壽辰之際結集出版。這是他們師生之間美好的傳承和反哺。我也有幸,分享了這份美好,在苦熬慢等回復正常的日子里,閱讀一行行普及科學與常識的文字,汲取安頓自己的能量。

  (作者系民進蘇州市委會機關干部)

作者:廖群     責任編輯:代俊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mke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国产精品九九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