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

當前位置: 首頁>會刊擷英>精品文章

杭州河道的景觀資源與文化特征

發布時間:2021-06-01     來源:浙江民進《開明》2020年第3期

放大

縮小

  人類對水的認識,不僅要用自然科學的方法去研究,而且要用社會科學的觀點去豐富。每每提到杭州,誰都會想到聞名世界的錢江潮,如詩如畫的西子湖,歷史悠久的大運河。其實杭州還有縱橫交錯、民生以賴的河道,它的產生、發展,它的現在、未來,都與杭州特有的錢江、西湖、運河血脈相通,共同哺育這座美麗的山水城市。

  杭州河道的歷史變遷

  杭州自有史以來,因水而生,因水而興,因水而榮。“三面云山一面城”的西湖和錢塘江、運河、西溪“四水”,使杭州成為名符其實的山水城市,同時具有濃厚的文化性格特征。西湖、西溪以山水形勝、人文史跡見長,錢塘江以波瀾壯闊的涌潮聞名世界,運河則是古老文明、歷史變遷的見證。但是,“四水”的融會貫通給杭州帶來的自然、人文景觀和濃郁的水文化,離不開縱橫交錯的河道所起的襯托和紐帶作用。

  《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南巡,“過丹陽,至錢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說明在遠古,杭州為海濱錢塘江的一個重要港口。

  入隋朝,開鑿大運河至杭州,使杭州從一個農業城邦逐步成為“川澤沃衍,有海陸之饒,珍異所聚,幫商賈并湊”的商業城市。

  唐代起,逐步形成了杭州四條古河道:一是鹽橋河(遺跡為現在的中河),其功能是泄錢塘江潮水,南端筑坎擋潮,名洋壩頭;二是小河(亦稱市河),位于鹽橋河以西,民國后逐漸湮塞;三是菜市河,位于鹽橋河以東,現東河為其遺跡;四是浣沙河(亦稱清湖河),在小河以西,北接武林門,南通鹽橋河,1971年被改造為地下排水暗渠。

  南宋時,杭州都市發展至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城區河道在唐宋基礎上加以浚治,“雖巨艦可通行無阻,直至杭州城里”。

  至清代,杭州形成了菜市河、鹽橋河、小河、浣紗河四條主干河道以及縱橫溝通而又聯系錢江、運河、西湖、西溪的完善水系網,不僅便利了居民的用水和運輸暢通,并且也使得城內的環境大大改善,樹青水秀,清風徐徐,雨季城內無積水,旱季城內水源充足,市容美觀而充滿生機。

  民國時期,杭州治理河道雖然開始使用有關器具進行測量、水文觀測、查勘規劃,使用新型材料水泥筑壩,使用電力設備實施給排水等,但由于戰事頻繁,規模不大,河道淤積日趨嚴重,通航、排水功能逐步減退。

  改革開放后特別是1996年以來,隨著城市經濟和社會的快速發展,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杭州河道建設和管理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歷史發展新階段。目前杭州河道除原有的水利功能、交通功能、商貿功能、文化功能外,還有生態功能、居住功能、休閑功能、旅游功能等。

  杭州河道的景觀效應與文化特征

  產生景觀效應的杭州河道,就其感應的美學特征而言,主要體現在其具有的自然景觀及其美感。

  河道景觀的外相美。杭州的河道形狀縱橫交錯,各具特色的橋梁和有動有靜、動靜結合的形體,表現出一種以水為主體的城市風韻與美的形態,河道兩旁自然物象在水中的倒影,使河道呈現出神奇的旅游意境,奇妙的水景世界使人浮想聯翩。如整治后的貼沙河,水體波光粼粼,兩岸草木蔭蔭,已成為城市獨特的風景線,市民休閑的絕佳處。

  河道景觀在不同時間和季節的時相美。杭州河道每當春風吹醒沉睡的大地,伴隨著冰雪融化,河水流動,兩岸林木郁郁蔥蔥,垂柳微微飄動,濃綠欲滴,充沛的降雨量又使河水急湍,充分展示出水的氣派,水的靈動。到了金秋,桂樹飄香,“落霜與孤鷺起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秋天的河道顯得寧靜幽遠,發人深思。冬天的河道又把杭城打扮成冰天雪地的景象,給水網縱橫的都市以一派“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意境。除了季節交替,晝夜晨昏的時間變換,也使河道景觀變化出不同的美感。如入夜的貼紗河,每當皓月當空時,宛如“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還流”,以其富有的詩韻畫意妝抹“天堂”東門豐姿,喜迎各方來客,其景其境并不遜色于西湖“平湖秋月”。

  河道所處位置及勢態的位相關。河道處于不同的位置和勢態,甚至觀賞者的不同位置,也會給人以不同的景觀效應。中河位于市中心穿城而過,其中北段與中山中路、中山北路古商業街并列,給人以繁華、向上之感應;其中河南段沿吳山腳下而過,更給人依山傍水、山水交融之美感。東河西岸如今綠化成蔭,住宅如林,點綴出清凈、綠色、碧水的生活環境。

  河道景觀賦予城市的境相美。杭州因為有了河道,才造就了聞名于世的山水城市之美稱,構成了生氣勃勃感人肺腑的美麗環境。歐陽修《有美堂記》中說:“若乃四方之所聚,百貨之所交,物勝人眾,為一都會而又能兼有山水之美,以資富貴之娛者,唯金陵錢塘。”說明杭州在北宋時已是東南商業經濟發達而兼有山水之美環境的風景城市。

  景觀效應中所具有的文化特證,主要體現在文化景觀上。文化景觀即人文景觀,是地球表面文化現象的復合體,它反映一個地區的地理特征。就杭州河道而言,古今已面目大變,它表現了各種文化背景、各個文化發展時代的人們對河道整治的藝術。在這種環境中生活的人們,由于生活環境時代的差異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同影響,形成不同的感知。

  史學文化。杭州河道的歷史變遷,具有較高的史學研究價值。河道從一個側面為我們提供了杭州歷史文化的沉淀和其基本脈絡:秦時西湖以東實為波濤出沒之處,雖設錢塘(今杭州),于秦及西漢為會稽郡的屬縣,且為山中小縣;隋唐時杭州得益于江南運河的開鑿而遂以“東南名郡”見稱于世,則源于水運的發達、水利的興建和河道的開發利用;而杭州成為東南乃至全國的第一流大都市,又與五代吳越國整治河道并使之與錢塘江相互貫通,從而促進海運和貿易發達有關;南宋的繁榮,除政治因素外,主要得益于河道水運的空前發達。

  文物鑒賞。文物鑒賞是人文景觀的重要資源之一。杭州河道從人文景觀角度審視,尚有不少文物遺跡可以鑒賞。如運河北端的半山水田畈古人類遺址,是新石器時代人類遺址,屬良渚文化。又如:明清時期的十座古城門(艮山、鳳山、清波、涌金、錢塘、侯潮、望江、清泰、慶春、武林)幾乎都與河道有關或建于河道附近,于今雖都已拆除,但大部分仍留有地名,有的已經重建;宋代時中河從南至北有橋24座,其中上倉橋、通江橋、望仙橋、新宮橋、三圣橋、鐵佛寺橋、柴垛橋、豐樂橋、鹽橋和梅登高橋等現存或存地名;東河有橋13座,其中現存或存地名的有斗富一橋、斗富二橋、斗富三橋、章家橋、永寧橋(今解放橋)、菜市橋、寶善橋和東河第一橋壩子橋等。

  水運文化。古代杭州始終與河道共生存、共發展。六朝時的交通干線以水路為主,控制了整個六朝時期的杭州交通。至南宋,杭州水運達到高潮,城內河道南通錢塘江,西通西湖,東通貼沙河,北通大運河,人民賴有各條大小河道作日常生活用水、水利灌溉和舟楫交通之助。杭州河道的發達,促進了水運文化的產生、發展和繁榮,至今仍留有不少痕跡,并具有人文景觀資源價值。如拱墅區南郊運河的新碼頭,在寶慶橋附近,乃宋高宗南巡時改設于此;又如康熙、乾隆曾多次通過運河來到杭州,均是乘御舟順運河進入杭州港之德勝橋新碼頭上岸的。這些在運河上隨處可見的典故,是開發運河文化景觀的豐富資源。

  商業文化。水運的發達,孕育了杭州這座繁榮的商業城市。唐朝后期,杭州的商稅收入占全國財政收入的4%,可見杭州商業貿易的繁榮。馬可波羅曾說,杭城中御街每隔四里即有大市一所,此大市很可能就是街區。而每一區的臨街屋面,店鋪林立,百貨充斥,茶樓酒肆,比比皆是,而其中最熱鬧繁華的中心地段當為壽安坊(今官巷口),其市井之稠密,商業之繁華,由此可見大概,且與河道有關。杭州的商業文化,伴隨河道的便利及水運的發達而興起,它留給我們許多待于開發的人文景觀。

  黨的十八大以來,伴隨浙江“五水共治”在全國的率先實施,杭州河道整治和管理進入發展新時期。杭州河道建設中自然景觀的營造,歷史文化的挖掘和現代文化元素的融入,河道管理中長效機制的建立與完善,生態修復的廣泛開展,顯著提升了城市的優美環境,豐富了杭州這座山水城市的內涵和神韻,進一步提高了市民的居住生活品質。

  (作者系杭州民進會員、民進浙江省委會特約通訊員)

作者:吳文良     責任編輯:代俊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amke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
免責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主編信箱
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
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国产精品九九在线播放